清秋输了谁

【蝶盲/盲蝶】浮世一隅01

1.是互攻,是互攻,是互攻。不喜勿入。
2.虽然是互攻,然而本文清水无差
3.如果有肉tag另打
4.可能会有其他cp,大概都是互攻,但占比不大,不会打上tag
5.会有私设,但是大概不多
6.随时补充

——————————————————————————————

  在海伦娜来到庄园几天之后,庄园中又迎来了另一位新人,新人监管者。
  
  新人监管者到达庄园的第一场游戏海伦娜也参与其中,尽管这是她在开局后用盲杖重击地面时才发现的。
  
  尽管海伦娜才来庄园几天,但在其他前辈们的指导下,已经能将监管者的身影、名字和特点一一对应并做出简单的应对。
  
  但这次海伦娜盲杖重击地面时,并没有看到往常熟悉的监管者身影。既不拿着小丑的火箭筒,也不拿着厂长的脆脆鲨,既没有鹿角,也没有爪子,并且也不是蜘蛛瓦尔莱塔小姐。
  
  从形体来看,那是一个女性。似乎挽着头发,身着长裙,双手交叉自然搭在身前,不紧不慢的走着。
  
  .....新的监管者吗?海伦娜微微蹙眉。
  
  就在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同局的皮尔森先生发来了信号:“监管者在我附近!”很快,她便看着皮尔森先生变为了半血。与此同时,她也再次感知到了那个红色的轮廓,只见那女子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了皮尔森先生所在的位置,扬起手中的一个长条状物体试图向克利切先生打去。索性皮尔森先生及时预感到,反身错开那位监管者的攻击,踉跄的跑了几步,似乎是跑到了一个板子的后面——因为海伦娜紧接着看到他做出了一个放板的动作,趁监管者被板子砸中眩晕时,飞快向后面的小木屋——也常被求生者们称为安全屋内跑去。
  
  这个监管者并不好溜,那种类似瞬移的能力使她自身的难缠指数迅速上升。海伦娜根据自己来庄园后几天参加游戏的经验迅速得出了结论。海伦娜攥了攥手心,感受到手心的些许潮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必须尽快解机,她默默在心中这样对自己说。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和自己的队友尽早脱离险境。这样想着,海伦娜继续向前跑着,并通过回声定位顺利找到了一台机。
  
  尽管海伦娜才刚进入庄园没有多久,但她熟悉庄园的速度却并不慢。尽管因为体弱失明等原因现在的她还不足以牵制监管者十分长的时间,但她较好的学习能力使她至少已经能保证在解机时不触电并且尽量快速的解完一台机。儿时的失明的经历让她对陌生事物、陌生环境的适应能力大大提升。因为曾经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使她清楚地明白:如果不能尽快的用一个冷静镇定的心态去适应陌生的环境,那么等待她的绝不是什么好的结果。既然选择了来到这里寻找出路,那便一定要冷静镇定,绝不放弃。海伦娜再一次暗自在心里告诉自己。
  
  “铛——”钟声响起,海伦娜一惊,手指一颤险些触电,但很快冷静下来避免了最后一次校准的失败,顺利的修好了她的第二台机。顺着声源调转视角,看到了已经倒地的队友的红色轮廓。果然,是皮尔森先生。
  
  感知到皮尔森先生被绑到了气球上,海伦娜下意识的查看了一下队友的状况,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另外两位队友——贝坦菲尔小姐与伍兹小姐——都已经是半血状态。
  
  不知道贝坦菲尔小姐的信号枪用了没有。这么想着,海伦娜向教堂中间的密码机跑去。正当她触到密码机时,她发现皮尔森先生的状态已经从在气球上变为了半血。看来是贝坦菲尔小姐就在附近并且用了信号枪。海伦娜一边破译一边如是想着。
  
  然而就在海伦娜密码机到破译一半时,贝坦菲尔小姐倒地,皮尔森先生随后跟着倒地。毕竟还是刚参加游戏不久,表面再怎么冷静,心态还是无法保持绝对的稳定。接连两个队友倒地之后,海伦娜心中一慌,校准时还是触了电。
  
  海伦娜稳了稳心神专心破译,一边分出一丝精力暗自观察局内情况。大概是因为场上的椅子被伍兹小姐拆得差不多的缘故,监管者没有再将人绑上气球,而是直接选择了放血。而目前,场上还有三台机未破译。
  
  指尖微颤,破译完这台机之后迅速的跑到了木屋废墟区,发现废墟里的机子只剩了半台,擦了擦汗开始破译。“铛——”稳住手完成校准,发现伍兹小姐在花园倒地了。索性伍兹小姐离另外将人距离较远,海伦娜向另外两位队友所在的安全屋方向跑去,打算趁监管者没有赶过来将两人扶起来。结果刚刚将贝坦菲尔小姐扶起来后,监管者便将伍兹小姐绑在椅子上并赶了过来,情急之中海伦娜发了“快走”让贝坦菲尔小姐先走,打算自己在安全屋和监管者周旋一会儿。
  
  先是跑到窗前一个假动作翻窗骗监管者一个空刀,然后翻出窗再使人出一个空刀,自己则借着翻墙加速绕到矮墙后面,等监管者接近后靠墙跑到窗边一个掉头骗出一个空刀,然后翻出窗重新跑进安全屋里躲到板子后面。而这个时候贝坦菲尔小姐刚将伍兹小姐救下来,皮尔森先生也已经自愈完成跑出了安全屋。只剩下海伦娜与监管者还在安全屋一个门口的板前对峙。
  
  突然,监管者动了起来,然而因为紧张听到声音后砸板慢了一步的海伦娜,被监管者随着其后退随后抽出的一刀击中。趁着监管者磨刀时间从封窗状态已经消失的窗上翻出,不再等待周旋,迅速跑走。如果追上来的话,自己大概还能拖些时间。海伦娜这么想着,最后等在了教堂的窗前。
  
  然而,监管者没有追上来。海伦娜心里一紧,随后,是皮尔森先生倒地的声音。然后是伍兹小姐砸板命中的消息。海伦娜赶紧跑回废墟,想着要抓紧时间解完那个自己还差一点的机。找到密码机之后,发现密码机果然就剩下一小段了。粗略地擦了擦额头的汗,海伦娜一边破译密码一边思考刚刚的情形。监管者停止追击的地点是木屋门口,而克利切先生倒地的地点是墓碑区。正常情况下要过去肯定会被她感知到,可是事实上没有。而且,那么长一段路,监管者过去的太快了......而这个监管者的外在特质,海伦娜经过周旋发现,那种近乎瞬移的技能,大概只有当这位监管者看到她的时候才能实现。就是说在得到被注视的提示时躲到障碍物后就没有问题了。所以利用技能瞬移过去也是说不通的。那就只有......
  
  传送。只有这个辅助特质可以做到了。她也记得墓碑区那边确实有个密码机。那样也好,监管者至少现在短时间内用不了传送了。海伦尽自己所能快速分析着。
  
  ............灯亮了。轻轻呼出一口气又抹了把汗,向花园废墟跑去。还差一个了,要冷静,海伦娜对自己说。
  
  花园废墟的密码机没被破译过。海伦娜本来发现在密码机旁的地窖时微微愉悦的心情在手指按在密码机上的那一刻消失殆尽,转而变成了一种微微的焦虑与不安。
  
  而就在海伦娜准备专心破译时,正和监管者周旋的伍兹小姐突然倒地,而被贝坦菲尔小姐趁机救起来的皮尔森先生似乎是刚起来就被结束磨刀状态的监管者打倒了。伍兹小姐被绑到了椅子上直接送回了庄园,与此同时皮尔森先生也因为失血过多被送回庄园。
  
  就剩下菲坦贝尔小姐和海伦娜自己了。
  
  “监管者在我附近!”菲坦贝尔小姐发出了信号,海伦娜知道那位勇敢的空军小姐这是在提醒她找一个远离监管者的地方专心破译,然后自己一个人牵制住监管者。也只能这样了。海伦娜叹了口气。海伦娜停下破译的手,认真的回忆了一下全局,猛然想起伍兹小姐两次被击都是在花园,也就是说,花园的机子肯定被破译过一部分,而监管者也没有带失常......值得一试,海伦娜暗暗告诉自己。
  
  尽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花园的密码机面前,将手放在上面时海伦娜惊喜的发现这台密码机就剩下几步就能破译完成了。
  
  警鸣声回荡在红教堂内,与此同时,两个大门的密码器也显示出来。海伦娜飞快的转身跑到门前开始输入密码。
  
  正输着密码,海伦娜有些紧张地往身旁一瞥,猛然看到一束红光。传送!很明显,监管者的技能已经脱离冷却了。海伦娜立刻停止输入密码,跑到花园围墙处的窗前等待,等待监管者找过来,然后立刻翻窗骗一个空刀,翻窗时海伦娜微微侧头,正好瞥见了监管者眼里的红光,心里微微一紧,却还是跑到了花园的木板之后。“快走!我走地窖。”海伦娜趁监管者没有过来之时给自己仅剩的队友贝坦菲尔小姐发消息,希望那位小姐能够放心赶快离开,这样才能至少保一人。而她自己,其实她并不清楚自己能否离开。
  
  在椅子后面躲着,直到对方走进砸板范围里才用力落板,一刀斩已开,海伦娜只能小心再小心,才能保全自己。
  
  就这样砸了两个板子之后,当海伦娜砸下第三个板子时,她收到了贝坦菲尔小姐已经逃脱的信号。趁着监管者眩晕,海伦娜赶紧往花园废墟那边跑。
  
  一路上海伦娜十分有意识的贴墙跑在红光照及自己时一个反身,监管者击到墙壁,趁监管者磨刀之时海伦娜赶紧跑到地窖边跳了下去。
  
  跳下地窖的一瞬间一片漆黑,最后的印象是盲杖最后轻敲地面时感知到的那人的身形。
  
  ————tbc

“当然,我必须见到他”
x

第五人格语c群宣

这是一个刚创建的第五人格语c群,欢迎愿意前来的各位。目前不设重皮。进群基础自戏100+,先交戏再由管理改皮。性转物拟原创自戏150+,原创需要自行设定。不禁半白,欢迎所有人的到来,并尤其欢迎有责任心的管理。群号:854215150